路晚曦

本人晚曦,喜欢亮亮,喜欢猫猫,喜欢茨木小天使。有志同道合者认识一下

【裘杰】这世间种种不告而去,即是别离

标题是图大《云舒》的一句歌词,嗯,疯狂安利,如果能忍受我的废话和渣文笔,那么非常感谢,请坚持下去,以及欢迎写出建议。
有少量双杰预警,还有大量ooc
双杰不打tag了叭








裘克曾经有过一个非常要好的玩伴,是他家对面,那位著名钢琴家的学生,寄住在钢琴家的家里,小小的一只,很安静也很乖巧,家里应该比较有钱吧。他曾在街上碰见这一大一小偷溜出来玩,很惊讶,忍不住好奇地去搭话询问。小孩子的友谊总是建立的很快,一天的时间足够两个人无话不谈了。又是偷溜出来的钢琴家和学生,小小的杰克无奈地叹了口气,对裘克说起了最近的噩梦:“裘克,我有时候感觉自己都不像自己,像另一个人。我,我梦见了我剪开了母亲留下的玩偶,那个人还在笑啊……裘克,这是真的!”裘克当时并不理解杰克的恐惧,只是说玩会游戏放松就会忘了。当后来裘克再想起来,总会难过到呜咽,但也无济于事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长大了的裘克对杰克的感情变了质,看到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会不开心,又会想到杰克会和那些女孩子结婚,想到他会有一个或几个孩子,从此再与自己无关。那样的话,自己会崩溃的吧,真是悲哀,裘克想着,自嘲地笑笑。

杰克的电话在深夜突然打来,裘克手忙脚乱地接起来,听见杰克在那边低低的声音:“裘克,我会疯掉的。没有时间休息,我必须不休止地画画,‘他’才不会出来……”裘克直觉感到不对劲,正想询问,电话却突然改变了声音,像是另一个人在说话,声音嘶哑,恶狠狠的道:“你这卑微的下等人,根本不配与他站在一起,我,只有我!”“Jack!你不能动他!”杰克的声音焦急,还很……痛苦。随后对面慌忙挂下电话,留裘克怔愣在原地。他再没接到过杰克的消息。

第十天早上,一份报纸上醒目的大标题赫然就是著名画家杰克跳楼自杀,尸体曾被收在医院,现不知去向。裘克疯了一样地翻阅之前的报纸,看到了关于开膛手Jack的报道。直到很久以后,裘克收到欧利蒂丝庄园的邀请函,门口迎接他的那人依稀是旧时模样,与Jack擦肩而过的瞬间,裘克听见他愤愤地说:“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你,明明我比你好得多。”这就够了,但是他不再是他的杰克,他是Jack,开膛手Jack。他的杰克,终究是与他别离。

这世间种种不告而去,即是别离。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