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晚曦

本人晚曦,喜欢亮亮,喜欢猫猫,喜欢茨木小天使。有志同道合者认识一下

一篇很普通的文

  有带奈布玩

      写得很渣

      无逻辑










我亲爱的小裘克哟,你为什么会想逃走呢?

  

  “喂,威廉,最近杰克是不是有点奇怪?”奈布这么问他的友人,眼睫略略垂下,掩住眸中暗潮涌动,威廉,这个可怜的人,还没有察觉到庄园的险恶已经蔓延到友善的佣兵身上,仍旧很真诚地回答他:“我想你是对的,奈布,杰克先生……怎么说呢,大概是走路姿势有些奇怪?”是的,没错,确实是这样的,可我让你说的不是这个啊。作为较早来到庄园的一批人,奈布算是最聪明的。当然了,第一个察觉到庄园的规则的人,总归是最后的赢家。

  

  又是一场游戏,奈布照旧漫不经心地进行破译,脑子被密码机的噪音吵得疼,一不小心又炸了个机,干脆不修了,跑去骚扰监管者。“喂喂,小美人,最近怎么不见那个死胖子跟你吵起来啊,害得我都不能英雄救美了。”奈布声情并茂地背诵着既定剧本,眼角却悄悄用余光瞥着杰克,看着他的脸色变得难看,再顾不得许多地一刀甩了过来。奈布不闪不躲,面色阴沉得可怕,似是想到了什么,转身跑进地下室。“萨贝达,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参赛者。”他看见杰克挡在他面前,甩掉刀刃上的血迹。于是奈布拖出了一个昏迷中的人,亲手把他挂上了椅子。“再会了,可怜的威廉。”他目送着威廉迷失在庄园,唇角微勾。

  

  忠诚的廓尔喀佣兵,已经死在了庄园,存活于世的,是永远的背叛。

  

  “这并不能令我开心,虚伪的绅士,你要知道亲手斩断求生者的生路才是最美妙的。”裘克绷着一张脸,话里话外都包含满满的暗示意味,杰克却充耳不闻,自说自话:“怎么把你忽略了,你很难受对吗,不用担心,我这就帮你弄出来。”天哪,裘克回忆起了刚被绑来时的疯狂差点让他死掉,他再也不想体会一次了,即使杰克才是承受方。他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,压得椅子嘎吱嘎吱响,不知从哪来的鞭子打到他也没让他停止摇晃。杰克执着鞭子面容冷峻,轻声开口:“裘克,你为什么总想着逃跑呢?是我,招待不周吗!”我会砍断你的手脚,直到你无法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,我会挖出你的眼睛,直到你不会再看向别人,我会挖出你的心,把它刻满我的名字,直到你不再厌弃于我,当你逃跑的时候。

  

  裘克愣愣地看着他,慢慢地,停止了挣扎,仰起头,眼泪不可抑制地涌出来,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逃离这个男人的身边,被所谓的爱捆绑,无法对这样的他产生厌恶,是爱吗?居然有了一点点享受呢,是你把我拖入这深渊的啊,杰克,你不能就这样离开这泥沼,和我一起沉沦吧!

  

  你拥有全世界,而我,除了你我一无所有,你就是我的全部,当我注视着你,我的眼中便盛下了全世界。


献给全世界最好的星星! @杰克刀长五十米


评论(4)

热度(19)